周梅森:作家商人还是剑客(4)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发动了一场“股民起义”

  在自己投资拍摄的剧里没演过任何角色,周梅森却在中国历史性的股权分置改革中主演了一回堂吉诃德。作为一个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他觉得有为股民说话。股海沉浮10年来,股改也使他重新认识了资本市场。

  90年代初上海股市开张不久后,周梅森就和作家苏童、矫健、沈乔生等投身其中。1997年,他写《天下》,采访中国证监会、香港联交所等,热情讴歌使融资者和投资者双赢的资本市场,而且号召人们:把工资、稿费投入股市吧,一起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没学文学理论就当了作家,周梅森炒股也是自己学习,诸如基本面、政策面、国际期货市场、银行间拆借等。他不到大户室,就在家上网看盘,不听内幕消息,不迷信K线图,不买亏损股和ST。他买过三四十只股票,赚过大钱,T+0的时候炒深宝安,也亏过钱,但没踩过银广厦、蓝田、德隆等地雷。

  后来,周梅森信奉巴菲特的长期投资理念,将投资分散在三部分:上海房地产、资源性行业以及海外市场。他从2002年6月起买入金丰投资,却成了典型的“炒股炒成了股东”,以70多万股成为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但股价从13元跌到4元,他亏损过百万。

  有人说周梅森是的作家不是的投资者,但看了云铝的业绩——主营业务增长90%,每股盈利将为1.4元,每年分红3元,“哪找这种股票去?”

  但这两只股票再优秀,周梅森也在股改方案上与它们较起了真。起初他和大家一样认为股改将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真正带来一个理性的市场,但最终发现,“股改已经违背了初衷,成了大股东对流通股东新的掠夺……”2005年11月5日,周梅森向《大众证券》投稿《致全国中小流通股东的公开信》,对金丰股改方案10送3.5股说“不”。之后两周,他又接连发表了《致非流通大股东并国资管理部门的公开信》、《致管理层并证券决策部门的公开信》。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