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梅森:作家商人还是剑客(2)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假设30年前的作家想介入生活,想把自己的作品影视化、产业化,参加这场资本的游戏,时代和生活能给他们机会吗?而当机会出现了,周梅森除了对文学执着的热爱和追求,总是禁不住诱惑,投身一搏。

  出身煤矿工人,周梅森14岁就下煤矿,从1983年开始写作,就非常欣赏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群,也受他们影响最大。“我的就是做一个巴尔扎克式的作家。”他让画了一幅巴尔扎克的炭笔素描,他记得,巴尔扎克曾经在拿破仑的画像上写了一句话:你以剑征服世界,我以笔征服世界。

  他也深深认为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和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所处的那个时代有很多相似之处:一切都在变化,新兴的资产阶级取代了封建贵族那套玩意儿;时代给了他们参与经济和政治的机会——雨果一生历尽风波,左拉发出了著名的“我控诉”,巴尔扎克从走上文坛那天起就不断做生意……文学外的生活也都丰富了大师们的创作。

  不过,直到1995年第一部政治小说《人间正道》,周梅森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作品都是历史题材,写矿难如《黑坟》、战争如《军歌》、民国如《英雄出世》等,“那十年我基本上对当代生活不关心,如果用纯粹两个字,那时候比较纯粹,把文学看得很神圣,追求艺术的永恒,离现实生活非常远。”他当年写的十本书加在一起发行量也没超过5万册,现在他每本书都不低于15万册。

  一边“下海”一边写作

  文学之所以边缘化,周梅森认为,过去文学承担了太多社会,而今新闻、理论、经济以及互联网其实比文学走得远,“文学有没有那种可能性,追上时代的步伐,重新给人民以启迪、震撼和熏陶?”

  周梅森下海后,做过房地产、运输、商贸等,1994年涉足股市,是江苏省最早的10个大户之一。以前他不写当代生活,现在积累了很多经验,“经济领域见的全是、尔虞我诈、大小骗局,完全靠你的生存能力。”他适应的过程也是对时代感知的过程,“这些东西返回来又会变成新的生活经验,进入我的新作品。”后来作家陈建功说,周梅森在商海里也是磕磕碰碰,才写出了《绝对权力》等反映改革的作品。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