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它们创造了中国第个“中外资”牌照,从创立之初到成为早期中国“美式私立大学的典范”,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这所“大学中的大学”——经过发展,又成为了现在中国最好的经济管理学院之。岭南学院有何不样的地方?他为何了商学院浓厚的“商业化”气息?他如何提升岭南学院的竞争力?[本期实录]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能够支付孩子去境外上学,这是很多家长和孩子的选择。而之后我们能不能留给孩子个选择?既可以选择在国内上大学,也可以去境外的优秀大学?客观地讲,中国的大学我觉得不仅让社会失望了,也让在这个内部工作的人失望了,包括我自己。

尽管商跟学是平行的,但着重点还是在后者——学。商学院是个大学,或者说大学的部分,我们的价值和责任是为社会培养未来的,无论是商业、学术还是社会。中国的商学院味模仿美国,认为美国人做什么东西都是好的,就去学,其他的都不值得去学习,这常遗憾的。

我觉得国内的很多商学院搞噱头的东西、商业运作的东西太多了点,甚至炒作都有可能。大学跟企业或者跟商业有个非常重大的差别,个大学,不可能在短期内突飞猛进,而做大学的人,需要有个特质,那就是你的耐心。

我觉得国内的很多商学院把国外的东西引进来的时候,老标榜为创新,我是不认同的,你把美国、欧洲哪个学校做了的东西拿回来,还称之为创新,我认为这个至少叫不诚实。所以岭南很少用创新这个词,我的看法永远是借鉴、模仿,当然不是味的借鉴和模仿,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进行消化。

岭南正在创造个新的作的模式,我们把它叫做全球融项目。也就是说我们会寻找个欧洲的作伙伴,寻找个美国的作伙伴,他们将在个中起学习、起生活,真正培养他们这种跨文化的沟通能力,跨文化的度,培养他们全球视野,对全球、经济、文化有充分的了解。

导读:它们创造了中国第个“中外资”牌照,从创立之初到成为早期中国“美式私立大学的典范”,岭南大学学院这所“大学中的大学”——经过发展,又成为了现在中国最好的经济管理学院之。岭南学院有何不样的地方?他为何了商学院浓厚的“商业化”气息?他如何提升岭南学院的竞争力?

本期《问答商学院》专访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院长徐信忠先生,敬请关注!

第节徐信忠:岭南已是中国最好的经济管理学院

网易财经:徐院长您好,欢迎作客网易财经《问答商学院》,我们了解到咱们学院成立于的格致书院,有百多的历史,我想问下后来是什么原因变成中山大学的所学院呢?

徐信忠:格致书院不是个商学院,是个大学。当时美国的教人士进入中国的时候总共在中国后来办了个私立大学,可能最有名的就是现在北大校园上的燕京大学,也包括上海的大学、南京的金陵大学,在广东最早叫格致书院,后来改为岭南大学。

到上世纪代末,其实岭南大学拥有批教学团队,可能最有名的就是陈寅恪教授。到了,国家进行高校的调整和重组,所有的这所私立大学被并进了其他大学,就像燕京并入大学,大学搬入燕园样,岭南大学并入了中山大学,主要并入了中山大学,但同时中山大学也搬到了今天这个校园,也就是当时岭南大学的校园。

经过现在接近的发展,岭南学院是中国最好的个经济管理学院之。从各种各样的排名来看,或者从考生的选择来看,毫无疑问岭南学院是华南最好的经济管理学院,也是中国前大的商学院之。

网易财经:我们注意到您之前也是在北大光华担任副院长,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您从北方跑来南方工作?

徐信忠:这个原因也特别简单。岭南当时要找位院长,岭南院长的任命在中国所有大学的院长或者校长的任命中是极其特殊的,因为岭南现在有董事会,而院长的任命首先由董事会全球寻找和推荐给中山大学,最后由中山大学进行任命。在全球寻找的过程中,董事会找到了我,也找到了国内和境外的许多商学院的院长们。但是为什么来岭南,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岭南的这种和传承了我,尤其是岭南的老学长们,无论为岭南还是为中国的教育,乃至中国的经济发展,那份用心的情感,这常让人的。其实中国的教育就像这个国家的经济样,处于个字口,坦率讲社会已经用脚投票,你后面的问题可能会问到这些问题,越来越多经济相对富裕的家庭选择了放弃中国的大学,而海外。到之后,我们的孩子们还有没有选择,我可以选择国内读大学,还是去境外读大学,我现在担忧的是孩子们到时候没有选择,因为中国的大学已经不足以让你,或者不值得让你上这个大学了。

那中国有两所好大学不够,痿证北大、远远不够,需要批优秀的大学。如果我们稍微看下美国,尽管哈佛、斯坦福是最好的大学,但是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也是极其优秀,几乎与哈佛、斯坦福没有任何差别。但中国不是,北大、可以说,至少在目前高高在上,这也不利于北大、界的地位,只有在竞争中,只有充分的竞争,才会使得各到发展、壮大。

所以我希望来到岭南,至少在商学院这个层面上,有更多的批商学院能够变成全球的流商学院,也至少像北大和这样大学的商学院们进行冲击,当然这是种理想主义。我直在讲纪轻和纪大的差别是什么,其实很简单,纪轻的时候你可以做无数的梦,随着纪越来越大,你的梦越来越少,到我这个纪只有个梦,帮助孩子们实现他们的梦。

第节徐信忠:岭南正在创造个新的作的模式

网易财经:相比于中山管理学院,您觉得岭南学院有什么样不样的地方,它在招生还有些专业方面有没有些重的地方?

徐信忠:这个客观去讲,有很多的不同,也有很多的相同之处。因为毕竟是中山大学的两个学院,我们是兄弟学院,但是在本科,我们岭南学院以经济学为主,而管理学院以管理学为主,这个差别是显而易见的,也就是本科项目之间几乎不重叠。到了硕士阶段,可能重叠的比较多,像MBA、EMBA两个学院都在做,但都在做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学院的项目相同,因为各自有各自的特色,我觉得岭南可能有两个特色,不光是跟管理学院相比,也跟中国的其他商学院相比比较有特色。个我觉得是我们对办学的最基本的,也就是培养未来的商业,他们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有强烈的感、社会责任感,他们能够来服务社会、引领社会,所以我们无论在本科、硕士、MBA等等项目中,目的是什么?让我们的学生,培养他们的公识,培养他们的人文关怀,培养他们学会责任意识,培养他们的感,这是项目的最终目的。

第个特征,我觉得岭南非常清楚,未来的世界定是全球化的时代,我们把培养学生的这种全球化的意识和全球化的眼光,作为培养的个重点之。我们尽可能把我们的学生送到海外进行个学期的交流、学习,我们希望到,有半的本科生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我也常常跟同学们讲,如果你选择了出国交流,最好提前个到国外去看看、走走,去商学院读几门课是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对你所到国家的社会、、习俗等等文化都要有个深入的了解。

岭南正在创造个新的作的模式,我们把它叫做全球融项目。也就是说我们会寻找个欧洲的作伙伴,寻找个美国的作伙伴,他们将在个中起学习、起生活,真正培养他们这种跨文化的沟通能力,跨文化的度,培养他们的这种全球视野,也对全球、经济、历史、文化有充分的了解。

网易财经:我们在招生会不会更加倾向于南方,特别是广东这带的学生还有企业家群体?

徐信忠:不同的项目要有不同的分析。像传统的那种本科、硕士、士,那我们是全国招生;但是像MBA、EMBA这种学位,尤其像我们的MBA主要还是以在职为主,因为在职学习,自然你的生源是比较本地化的,所以主要来自于珠角,稍微远点的可能来自于像湖南、湖北,比较集中的在华南这个地区是对的。

第节徐信忠:中国的大学让我们的社会很失望

网易财经:您觉得商学院最终的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是培养自己的独特的师资重要,还是说会吸收国内外的师资更重要?

徐信忠:也就是说您刚才讲的后半句话我如果回答你的话,我觉得在目前的中国的情况下,更多的需要从海外引进优秀的师资。师资的培养需要漫长的,即使我找到个全球最好的大学的最好的士生,真正能够成为个好老师,可能至少需要乃至的。所以岭南在过去两,方面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既有竞争力的批优秀的轻和资深的教授团队,大概过去两我们大概引进了多位教授,这里边主要以海外的学校为主,尤其,但也有国内大学的老师,我们从浙大引进了位老师,非常优秀,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是方面,引进新的血液,这批新的血液定是具有竞争力的。同时我们也在发展我们已有的师资团队,即使后,我们的师资团队,依然主要是目前现有的团队,个商学院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有研究,也有教学,也有我们称之为很多社会服务,任何个老师只要在到两个方面做得非常杰出,都是岭南不可缺少的稀缺资源,都是无价的。

网易财经:刚才您也提到现在社会对中国的大学用脚投票的问题,我记得在去您也曾经说过这样段话,大概是这样,企业的未来决定国家的未来,大学的责任是培养未来什么样的青,我们的责任是怎么样把中国和商学院办成世界流的大学的商学院,中国的大学越来越被社会抛弃,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国外的大学,今天社会开始用脚对中国最好的大学来投票,我想问下徐院长,当时您为什么会有这样个感慨?

徐信忠:这个感慨其实已经很长了。我在北大的时候也辅助过北大进行招生,尽管的炒作与事实相去甚远,但不完全错,任何到了中旬大学录取的时候,会炒作个东西:某某省的状元放弃了国内哪个著名大学,而去了的某个大学。在这个场首先我讲个事实,萎缩性鼻炎中国的主要的省级的状元,绝大多数,我讲的绝大多数是指%左右,还是留在了国内最优秀的大学上大学,所以不是像炒作的,大部分的省状元、高分学生都去了境外的某某大学,其实不是。我曾经工作过的个学院招收的所谓省级状元,可能超过所有去境外上大学的状元,这是个事实。痿证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能够支付孩子去境外上学,而这正是很多家长和孩子的选择,去境外学习的孩子,经过的学习之后,比他出去的时候更倾向于留在国外工作和生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之后我们能不能留给孩子个选择?既可以选择在中国上大学,也可以去境外优秀大学上大学?客观去讲,中国的大学我觉得不仅让社会失望了,也让在这个内部工作的人失望了,包括我自己。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能够支付孩子去境外上学,这是很多家长和孩子的选择。而之后我们能不能留给孩子个选择?既可以选择在国内上大学,也可以去境外的优秀大学?客观地讲,中国的大学我觉得不仅让社会失望了,也让在这个内部工作的人失望了,包括我自己。

我们是家以培养总经理著称的商学院,他们今后将成为企业的领导者。在我们的生中,大约分之从事金融行业,有的加入华尔街、伦敦、法兰克福、新加坡和上海的主要投资银行,其他金融生从事私人财富管理、销售和交易,其他些金融学生加入全球领先的企业以及财政部门。

第节徐信忠:遗憾很多商学院把重点放在“商”上

网易财经:商学院的英文名字叫BusinessSchool,前面的商也就是Business,就是,后面的就是学校和大学,您怎么看在商和学之间怎么样来做个平衡?

徐信忠:这个倒很有意思,因为过去两中我常常分拆这两个字在(:)上讲了很多次,所以我们可以说不谋而这个说法上,但是尽管商跟学是平行的,它的着重点还是在后者,学,而不在前者。那我理解是什么,商学院是个大学,或者说大学的部分,我们的价值,我们的责任非常清楚,为社会培养未来的,无论是商业、学术还是社会,他们应该服务社会,引领社会、服务中国、服务世界,他们应该对这个世界的未来产生影响。正因为这点,前面我刚才讲到岭南特色,大学不仅仅在给学生些术,也不仅仅是在培养些才,更重要的是给他们道,更重要的让他们成为个对社会、对人类有价值的人。

尽管商跟学是平行的,但着重点还是在后者——学。商学院是个大学,或者说大学的部分,我们的价值和责任是为社会培养未来的,无论是商业、学术还是社会。他们应该服务社会,引领社会、服务中国、服务世界,他们应该对这个世界的未来产生影响。正因为这点,前面我刚才讲到岭南特色,大学不仅仅在给学生些术,也不仅仅是在培养些才,更重要的是给他们道,更重要的让他们成为个对社会、对人类有价值的人。

所以岭南我刚才讲到的,对学生的这种观,对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对他们的这种人文关怀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我们不再仅仅的给他们上几门课而已,那是为他们谋生用的,我们更多的我刚刚讲到的这些价值体系等等,所以我们也做了很多。

第节徐信忠:校长治校比教授治校要好很多

网易财经:好像现在很少有不中国的大学教育的,您觉得像商学院的话,在这方面应该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徐信忠:无论从办学的,学生的培养模式,都已经与高度接轨。而且商学院在相对来讲,我觉得几乎在任何个中国大学里面,也拥有批相对来讲最有优势的,优秀的师资力量,即便在岭南,我觉得我们的师资力量在大学中还是比较有优势的。

网易财经:您怎么看现在商学院建设的些冒进的行为,比如像些炒作的些行为的出现?

徐信忠:这就是我刚才讲到的,没有平衡好商跟学之间的关系,过度把商学院作为个企业,或者作为个商业企业来进行运作。大学跟企业或者跟商业有个非常重大的差别,个大学,不可能在短期内突飞猛进,个大学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出现危机状态。我们常常看到在企业界、在商业界,个企业之前还是没有名气,没有听说过的个企业,之后就成为全球瞩目的个企业,我们看到了像Facebook、twitter、Google等等这切,你会看到,也可以看到个伟大的企业、百老店,全球最大的什么行业的企业,像花旗银行,几乎没有美国救助,今天已经消失掉了。大学不是,你看不到个伟大的大学夜之间倒闭了,或者说从个世界的优质大学变成个普通的大学,这不可能,谁也不敢预测全球最伟大的企业百之后还存在,我很自信预测,哈佛大学、大学在百之后不光会存在,还会是全球最好的大学之,那也就是说做大学的人,需要有个特质,那就是你的耐心。

像岭南学院这样的学院,我能够引进或者培养位在全球有竞争力的教授,我已经高兴得睡不着觉了,也就是到位教授。你想想,我很,客观的讲我不太可能实现能培养或者引进位大教授,做不到。

我们岭南学院的空间至少比的任何家商学院空间要大得多,但这不是你的竞争力的东西,教师团队呢?人家可能商学院有个全球级的,或者全球有竞争力的教授,我们呢?因为最终你是为谁服务的?是为学生服务的,所以我想重复我的话,商学院的个特征就是慢,慢慢来,但是方向要准确,目标是乃至百之后的个目标。

所以您刚才讲的很对,我觉得国内的很多商学院搞噱头的东西、商业运作的东西太多了点,甚至炒作都有可能。

网易财经:在您看来东的商学院有什么样的区别,包括像亚洲的国家的些商学院,在和我们国家相比,他们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徐信忠:我觉得教育没有本质性的差别。其实,你去看下最发达的国家,教育最好的国家,像英国、美国,其实过去百,教育没有改变,因为你教育的还是个人的概念说穿了,所以不可能改变。

我觉得国内的很多商学院把国外的东西引进来的时候,老标榜为创新,我是不认同的。你在把美国、欧洲哪个学校做了的东西拿回来,还称之为创新,我认为有点,这个叫不诚实吧至少,所以岭南很少用创新这个词。我的看法永远是借鉴、模仿,当然不是味的借鉴和模仿,通过自己的思考来进行消化。

网易财经:现在是个互联网时代,信息化大爆炸,企业家的群体可能也在增多,知识结构都存在着个变化,您认为和、、前相比,EMBA、MBA在教学方面应该有什么样的变化?

徐信忠:我上MBA也是到现在了,也是中国人中最早上MBA的人之了。回想我的MBA,当然很多坦白来讲还历历在目的东西,还是很清楚,我不觉得有本质的差别。

但是教育的本质的东西,不仅仅是不变,在我看来百也不会变。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我觉得刚才讲到的就是说有些课程,乃至甚至课程体系定有改变,但教学、教育的本质的东西,我觉得是万变不离其的东西,包括这种教育的模式等等,美国的商学院MBA是没有论文的,直到今天,在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些最优秀的商学院把这个行动学习引进来了,接下来美国的些商学院做行动学习了,中国的商学院坐不住了,就去学了,所以这是中国人最悲哀的地方。坦白讲今天,只要美国人做什么东西就是好的,就去学,其他的都不值得去学习,其实今天在中国的社会转型中,如果你问我,我要扯得远点,不光是教育,个理想的国家在哪儿?在我心目中个理想的国家在北欧,在,这是个理想的国家其实。

但是我们整个国家在过去,并没有实现化,这是蛮遗憾的。所以我要讲的是什么?每个国家、每个大学、每个商学院都应该不要味的去模仿,去仿造。你或许说跟刚才的回答有点矛盾,其实并不矛盾,你要做什么你想清楚了,那你看美国很简单,哪个大学培养创业创新性人才最成功?是斯坦福。而哈佛不会因为斯坦福在这方面的成功,就跟着说我要主要培养创业创新。哈佛最牛的是什么?是培养大的CEO们,这是他最牛的。所以在美国这两个最伟大的商学院,个是培养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个是培养创业者。

第个你可以看到的是什么?中国的商学院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就刚刚讲的这些东西,纵观世界大学,你看到过有分校吗?你看到过哈佛有分校吗?当你培养的时候,我用两个字来描述培养模式,精致,你定要很精致的把这些人培养出来,所以美国大学的个特点是:很多课堂的规模常小的,人、人,我们的课堂往往、,我把它叫做(:英)批发,不是售。

这都是很遗憾的些事情。

第节徐信忠:引进国外的东西不要老标榜为创新

网易财经:从您在商学院多的工作经验来看,现在我们的学生,可能更缺乏什么样的?

徐信忠:今天的轻人其实跟美国人更像。个人主义色非常浓,缺乏团队作,坦白讲也缺乏爱心。中国社会缺乏最基本的,行为的底线,所以我反复在这儿强调,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给学生几门课,不仅仅是帮助他们之后、两之后找到份工作。我们是在培养人,给他们的道,希望帮助他们至少。

我觉得国内的很多商学院把国外的东西引进来的时候,老标榜为创新,我是不认同的,你在把美国、欧洲哪个学校做了的东西拿回来,还称之为创新,我认为有点,这个叫不诚实吧至少,所以岭南很少用创新这个词,我的看法永远是借鉴、模仿,当然不是味的借鉴和模仿,通过自己的思考来进行消化。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